搜 索
你現在的位置:貴州新聞網 >> 圖片頻道 >>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/19)

    她不是球隊的隊長,卻連教練都要喊她一聲“一姐”——這就是昳姐在球隊的地位。 快50歲的女人,生活中什么事讓她最有成就感。手機上收到她發來的回復:“昨天你走之后,我又進了一個球”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2/19)

    愛踢球的女生是什么樣?網絡上或許有以下這些高頻描述:短發、皮膚黑、大嗓門、腿粗、假小子。也許對于踢球的姑娘我們都或多或少有過一些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式,而面對這些,昳姐倒是想的很樂觀:“我們也化妝穿裙子,敷面膜減肥保養自己啊!真正喜歡的事情,不會因為別人的想法就中途放棄。”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3/19)

    沒有大長腿,沒有馬甲線,更沒有A4腰,運動員的美好身材蕩然無存,如果離得夠近,還能清晰的看到眼角和嘴角的皺紋。作為一支原生態女足球隊里的“一姐”,這是她給人最初的印象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4/19)

    昳姐是這支名叫“水軍”的女足球隊里年齡最大的球員,球隊里有的年輕小朋友甚至可以叫她一聲阿姨。隊服號碼每年都會變:遞增的號碼是她漸長的年齡。今年的球衣是49號,而這也是她效力“水軍”的第5個年頭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5/19)

    北京地壇公園旁邊,有一個體育場,這里就是“水軍”的聚集地。每周二晚上八點,來自北京“五湖四海”的姑娘們都如約而至,來踢一場“野球”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6/19)

    這支“龐大”的隊伍里,有風趣幽默的北京大妞、有白凈瘦削的德國留學生,甚至還有尚處于哺乳期的“老母親”。她們跟著一位“義務勞動”的教練在這片并不算寬敞的球場里磨煉腳法。技術水平雖然層次不齊,對于足球的熱愛程度卻高度統一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7/19)

    昔日“水軍”隊里的一個日本留學生完成學業回國時,昳姐和幾個隊友親自送她回家。在幾天的赴日行程里,讓她印象最深的是日本普通高中里有很多支女子球隊,有專屬的教練,有免費的球場。而碰巧趕上的日本高中聯賽的決賽,現場的盛況更是讓她感慨:日本足球搞得好是有原因的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8/19)

    上大學后由于學校沒有女足隊,昳姐的“球員”身份被雪藏了20多年。能再次找到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她格外珍惜,“要是早點兒遇到她們就好了”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9/19)

    比起2011年剛成立時的默默無聞,目前這支娘子軍在草根足球圈內已經小有名氣。越來越多的女生從好奇圍觀到試探嘗試,最終進入到這支球隊里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0/19)

    如果身體狀況允許,昳姐每周參加兩次球隊的訓練或比賽。在年齡面前,雖然心里不服軟,可身體卻很誠實:“一周全勤打卡,膝蓋受不了。”即便有的比賽不作為首發上場,她也隨時處于待命狀態,只要場上有人喊,換昳姐!嗖一下,她已經沖到場邊了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1/19)

    “每周四我們都會約賽,大部分是跟男隊踢,有時候他們踢得還不如我們呢。”盡管已經在極力控制著,但是嘴角的上揚還是“出賣”了她內心的驕傲。踢球的女生少之又少,每周的“實戰演練”基本靠業余男隊鼎力支持,而且場地也從來不固定,她們打的就是“游擊戰”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2/19)

    下午2點,此時北京室外的溫度已到達37度。站在球場上一分鐘,皮膚開始發燙,腳底就像踩在火上。球場下的樹蔭里,姑娘們涂的防曬霜順著汗從脖子一路下滑。比賽進行到30分鐘,場上有人喊著:太熱了,要不咱們就此結束吧。就這么喊著喊著,球員們踢完了整場比賽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3/19)

    “這玩意兒一吃就停不下來。” 榛子殼兒堆成一座小山,一位中年男子坐在空調屋子里喝著茶、吃著堅果。如果這么看,實在無法想象他曾經是昳姐的“私家教練”以及“王牌陪練”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4/19)

    “我老公踢球踢了30多年,上大學的時候總去看遼寧隊訓練,現在不管遼寧隊升級、降級,球隊到哪里,他依然逢場必看。”在2019年年初,昳姐老公的兩條腿的跟腱全部報廢:一條是年輕時踢球時的舊傷,另一條則“陣亡”在作為外援替“水軍”出戰的時候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5/19)

    已經大學畢業的兒子并沒有繼承父母的“衣缽”,是一個徹底的文藝青年,主修雕塑,擅長小提琴,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,但這并不影響他成為母親大人的鐵粉。每次訓練比賽回家,一進門爺兒倆就追問著比賽的戰績,這是她日常的幸福時刻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6/19)

    “追球快樂”杯校友女足聯賽是在女足世界杯開始前打響的。6月的最后一天,她們迎來了巔峰決戰。在中國女足征戰法蘭西的時候,她們是最忠實的球迷,而此刻,她們站在北京的高溫天氣中,為自己的球隊沖鋒陷陣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7/19)

    決賽的過程確實是快樂的,在為數不多的女子業余足球圈里,她們早都彼此熟悉,場下互相安慰打氣甚至補上幾發水槍子彈。決賽的現場也來了不少“水軍”的球迷。畫面一度變成拖家帶口、扶老攜幼的周末聚會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8/19)

    止步世界杯八分之一決賽后,為中國隊攻入唯一一粒進球的李影接受采訪時一度哽咽。說起中國女足這次的戰績,作為死忠球迷的“水軍”并沒有多少不甘和失落。被意大利淘汰的凌晨,昳姐的朋友圈寫著“睡覺,能出線就很知足了”。而“水軍”球隊的創始人王一妃在次日的訓練課上也笑嘻嘻的表示“沒什么遺憾,也不需要用眼淚來告別。”聽起來有些知足常樂,但這也是對中國女子足球現狀的正視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  • 【凡人歌】野球場上的野玫瑰 (19/19)

    6月27日,去首都機場迎接“鏗鏘玫瑰”回家的人群里也有昳姐的身影。女足國家隊隊長吳海燕曾經說過四年前大家都很年輕,但如今再次站在世界杯賽場上,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。年齡的增長對于職業運動員而言是殘酷的,對于49歲的昳姐來說,那件球衣上的數字最終會停留在哪里,她也不清楚。“如果有一天踢不動前鋒了,我可以去守門,守門也守不了,還可以在球隊做后勤。”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36.8K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游戏